“那你能保证,你的父母,从此后,永远的在我们面前消失?”

白素莲皱着眉头看了过来。

“打死他们算了!”岳母添油加醋的补充一句。

“不能!鸭子你们自己吃吧!离婚的事情,三天之内,我会签字!”

黄光看看眼前的这一家人,看看这装潢的金碧辉煌,却少有人情味的别墅。

一拎行囊,他义无反顾的走了出去。

刚一回来,就遭遇了婚变。

他的心情不知有多么的压抑,自己的父母,他知道,那就是老实巴交的农民。

要不是被欺负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,怎么会打人呢?

来到街上,他平复了一下心情,给老家打了电话回去。

“孩子,爹对不起你!你娘和你岳母打架了,我们也是到城里看病,顺便看看你,没想到他们一家人就是不听的骂你,对了,我还听人说,你老婆经常跟另外一个男人出去呢!”

“哎,孩子啊,你娘回来以后,感觉对不起你,好几次都寻死啊,这是我看得紧.”

绿衣服女孩眼睛楚楚可人软萌可爱写真

听了老父亲沧桑的话音,黄光哽咽了,久违的眼泪开始在眼睛里打转,不过他很快就冷静了下来。

没想到在这个轮回中,自己会是这么的凄惨。

简直是太有点凄惨了。

然而黄光还不能提前觉醒了白素莲,这是观音下的诅咒。

他要想要破解的话,就得一点点的,用普通人的身份去破解,简直是有点太困难。

“爹,没事,你和俺娘一定要保重身体,过段时间我就回去看你!我已经离婚了,我会带着新媳妇回家去看你!”

打完了电话,黄光的决定了,离婚!

游荡小区的外边,身背从轮回中来的五十多亿,他是一点也不担心住宿的问题。

久久不肯离开这里,那是因为他还心有牵挂。

他要寻找一个人。

回头再招自己的真爱。

而那人就住在东社区里。

黄光晚上住在酒店里,每天的早晨一早就开始在小区门口的站牌下等着。

一直等到晚上十二点,公交车停运。

等了三天的时间,他终于等到了自己想要见的人。

“小菜,我回来了!你这是要做什么去?”

黄光看到了小菜,心也立马被触动。

小菜短发,白皙的皮肤,五官端正,衣着质朴清新;三年未见,她气质更加成熟,风韵也更加迷人了。

那可是黄光热恋了三年的大学同学,灵魂的牵绊。

原来小菜也是陪着自己轮回到了这个世界中来的。

这才是真正的自己人,因为这都是跟着自己一块的轮回过来的。

“走!”

小菜倒是认出了黄光,但是立马惊慌,她一抓起女孩的手,赶紧的上车。

居然是躲避唯恐不及。

“叔叔,我和妈妈去买菜呢!”

小女孩回头一笑,跟黄光打了招呼。

她生的胖嘟嘟的,白嫩嫩的,尤其是那一双大眼睛非常的灵动可爱。

都要上车了,她却扭头对黄光笑道。

“啊!”黄光看清女孩的长相,顿时如遭雷击。

他完傻掉,目送她们上车,公交车远去,思绪却久久不能平静。

孩子,孩子对黄光来说,始终都是一种奢侈的存在。

现在再次确定,那绝对就是自己的女儿。

五六岁的小女孩的衣服上居然还有一块补丁!

都什么年代了,自己的小孩还需要穿补丁衣服?

他的心被彻底的刺痛。

造化弄人,总是不能和相爱的人在一起,爱护她们,这让黄光时常会产生一种痛不欲生的瞬间感觉。

街道上,车辆川流不息,行人不断,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,抬头看看天空,那里倒是空旷清新。

他真希望时光能够倒流,挽回这一切

六年前,他探亲回家。

带着自己的女友小菜从东社区到西社区她的表姐白素莲家做客。

当晚还有白素莲的男友。

一场宿醉,几人的命运就此骤然转折。 还记得,那时还不是自己老婆的白素莲,一看到黄光就眼神灼热。

当晚鬼使神差的她拿错了酒,居然把父亲泡了多年壮阳的酒给拿了出来给大家喝了。

这一下子的,四人部的乱了性。

黄光清晰的记得自己是和女友高小菜睡到了一个屋子里。

奈何第二天起来,骤然发现躺在自己身边的是白素莲。

而她的那个男友居然失足倒在浴缸里,一命呜呼!

小菜更是在外边的沙发上沉睡!

好荒唐的一夜,却切实的彻底改变了四人的人生。

随后,白素莲以死相逼,一口咬定黄光祸害了她,加上她爸妈的施压。

为了此事,黄光的父母也从农村赶来还狠狠抽了他耳光,几乎要决裂亲情关系。

最后在小菜率先分手,甩了他。

黄光万般无奈,只能是入赘到了秦家。

几年的婚姻生活,白素莲对他还算疼爱有加,更重要的是有一次回来探亲的时候,保姆忘了关煤气,他差点都要被熏死,还是老婆舍命把他拖了出去。

冲着这一点,他才开始死心塌地的跟自己的老婆好好过日子.

谁知道后来,一直没有结婚的小菜分娩生了一个女孩,一生下来,街坊邻居,和亲戚都说像极了黄光。

这件事情出来,再次扰乱了他的心。

而她和白素莲的夫妻关系也再次出现隔阂。

今天再看到那个女孩,一股血浓于水的联系爆发出来,黄光更加的确定那就是自己的女儿!

况且白素莲铁了心要跟自己离婚。

一咬牙,他这边追到到了菜市场,就好似有魂勾动自己似得。

依稀看到小菜在前边挑土豆,他凄然的笑了。

但是此刻的自己牵挂的那个人却被骂了。

“你说你这女的,长的大大方方的,怎么每次买个土豆,你都要挑!这么穷吗?不能找个男人养啊!”

“孩子,看好你的孩子!又偷抓花生米吃,讨厌不讨厌?”

店主是个尖耳猴腮,画着红嘴唇的妇女。

她骂的唾沫星子乱飞,一点情面都不留。

小菜低头不说话,小女孩却吓得眼含泪花,哭还不敢哭。

“妈的!”黄光看的怒火上涌,三步并作两步立马冲了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