‘十八块?你不如去大街上捡,我出二十块!’

‘二十?二块一组啦!’

‘这里出二十六块!’

‘额……?’

争抢的吼声顿时刹住车,因为一个非常柔柔好听的声音,从后面悠悠传来,是女修!陆寒将目光盯在自己前排,那团黑雾延长出一小段,包裹着不知什么样的手,只有令牌很清楚。

要知道这个价钱,已经达到瞠目结舌的地步了,基本等于两件极品灵器,能喊出价位的,多半把毕生的家底都掏出来卖掉,积攒成灵石倾其全力一击。而逐渐消失的喊声,也证明有的人还未到必用不可的地步,毕竟都以为小元丹还会再有,坚持到最后的人,绝对到了你死我活的境界。

‘二十八块!’

‘额?不会吧,这也是个女修啊?’

陆寒所坐的申字号那排,相隔三个座位,就是被他先前注意到的,终于传出俏生生且清脆的喊声。

‘你你……我再加两块!’

前方女修似乎很愠怒,蹭的站起来黑雾涌动,似乎在回头瞪视对手,随即又喊出新的价格。

“哇——!这位道友已经加到三十块啦,还有没有更高价格的?”

纯情美少女的秘密花园图片

拍卖师云蔷也有些兴奋,手里的小锤半起半落,似乎随时敲下定锤,但是一个不和谐的声音此刻传出。

“不知那两个瓶子里,到底有多少组小元丹?”

嗡……!

这下可好,立刻又引起沸腾一片,方才都因为激动,忽略了最基本的东西,若是还有其他小元丹的话,自然不必为一组疯抢。

会玩文字游戏,以及对众人情绪的控制,忽略关键追求价格,足以证明这位拍卖师称得上‘特聘’二字,交易行请她来,似乎就是为了将利润极大化。

那句话当然是陆寒说出的,旁观者清当局者迷,若他再迟缓一会,这俩女修会创造筑基修士的世界纪录,当然本人除外。

“谢……谢道友提醒!”

同排的那个女修,立刻冷静不少,清甜的声音直奔陆寒,随后正襟危坐再也不说话。而前排的女子也一愣,气氛快速缓和,不知对身后这家伙是爱是恨,就不能早点醒片刻吗,害得她多花费两块灵石。

“哼!这位道友打断了此次拍卖,虽然没违反任何规矩,却也该知趣些,下不为例!”

拍卖师当然不高兴了,但也不能真的追究,否则众怒重重,她也无法平息。

“嘿嘿!若我所猜的不错,那几颗成品小元丹,应该在金丹境的拍卖会上出现,似乎给我等筑基修士服用根本是暴殄天物。”

‘啊?真的吗?’

‘这太不地道了,是在鄙视我等筑基修士啊。’

‘我反对,我有权进行竞拍,咱们得抗议!’

‘的确如此,本就是为了成品小元丹来的,这等于三成的诈骗啊。’

咚——!

锤音再起,带着主人的愤怒,云蔷身上的威压再次爆发,整个大厅仿佛被重力加持,都感觉到身躯一沉。

“道友莫要再胡说八道,这里当然有成品小元丹,但是先要拍卖半成品,一组拍卖完毕再进行另一组。”

‘啥?还有成品?厉害了!’

‘哇!果然不是一组啊,而且还是没说到底有多少组。’

‘若非那位道友太聪明,咱们就会被榨干,这位拍卖师很不地道。’

‘哼!不过最起码都有机会得到小元丹,而且概率不低,半成品也行啊,快些安静下来吧——!’

“请问,还有比三十块灵石出价更高的吗?”

如打雷般的怒喝声,立刻将嘈杂压了下去,结果再也没人鸟拍卖师,三声锤音之后,那个女修终于圆梦。

然而接下来的一幕,让所有人更加意外,都在翘首以盼第二组小元丹开拍,台上却神奇的出现新的物品,一串晶光璀璨的铃铛。

“第九件拍卖品:摄魂铃,属于中品灵器,幽幽神魂如梦如幻,一响惊扰敌方判断力,是对阵厮杀的最佳辅助灵器。起拍价八块灵石,每次加价一块,可以开始了。”

现场气氛对视沉闷不少,半晌后才有人喊出个九块的价格,这更让乱确定,场中大多是后期境界,即便中期的也是被卡主而已,中品灵器几乎没啥用处了。

“十块灵石!”

最终,被一个尖声尖气的家伙捡了便宜,估计交易行不会再这件灵器上赚到钱,充其量弄个手续费。

………

五楼大厅,华凌不断打量周围装饰,他所处的位置鼠疫西侧,和陆寒所在稍微不同,但目的基本相似。在接待的介绍和促销后,很快有侍女端上了托盘,但是接连四件东西,都未让他满意,不禁有些失望。

对方是个筑基中期的文士,举止颇为优雅,虽然面庞不怎么白皙,却无半点胡须。经过几次试探,也逐渐知晓这位宾客的深度,随即向着侍女蜜语了几句。

华凌极力压抑着初次尝试带来的紧张,装作老气横秋,本以为交易行的东西会与众不同,没想到见了几件,和外面店铺并无实质区别,只是服务更规范而已。

“这位道友,接下来向您介绍的,是我们天海阁最新上入手的一件极品防御灵器。”

那名接待文士,还未掀开托盘里的金黄色绸布,就略带傲慢的提前介绍,华凌早已将希望寄托在其他地方,此刻闻言目光闪烁了几下。

当面前之物入眼,那种深沉的土属性气息,顿时让他精神两分,不由得细细观赏起来。

………

“第十件拍卖品:是一件极品防御灵器,诸位道友请看。”

云蔷的面前,在一块深紫花纹绸布解开后,露出个圆形盾牌,颜色黝黑闪烁出金属光泽。没有符文刻印,也没有花纹图案,只是让人一看,就有轻微眩晕之感,因为表面是若隐若现的螺旋细线,且终端都汇聚在中心一个灰色黑点上,视觉中总是在不停旋转。

才压抑的气氛,立刻又被勾动起来,极品灵器是每个筑基修士都追求的,基本等于同境界下无敌了,属于保命的不二法门。

‘多少钱?我要了!’

‘快点出价吧,十二块灵石行吗?’

‘我出十四块!’

然而云蔷仿佛没听见,他的左手一闪,立刻出现一把银白色的短刀,方一显形就释放出锋利之意,大厅内顿时冷了不少。

“这是我的一件下品法器,下面请看云某演示一番,用五成法力功击!”

‘啥?法器攻击灵器?开什么玩笑。’

‘这女的有病,那么好的东西,岂非一下就砍成两半,暴殄天物。’

‘妈的,天海阁有钱,也不能如此败家,况且当着咱们一帮穷鬼,这是变相羞辱。’

‘这还是拍卖会吗?’

嗡嗡嗡……!

平台边缘忽然冲天射出一道蓝盈盈透明光幕,和穹顶上的花纹交相呼应,原来是个防护结界。

里面,银色光华越来越亮,那把短刀的前方几寸处,已经出现一条细细的银线,让所有人为之一凛,陆寒当然知道那是法器发出的厉芒。

只见云蔷丰满的身躯,已被照耀的如梦如幻,而此刻那件极品灵器,在她的指点下瞬间变大,盾牌表面那些螺旋细线转速更快,周围灵气疯狂涌入。

银色短刀一闪,就狠狠斩在盾牌上,顿时从表面核心的灰点上喷出一道细细光束,和巨大刀芒狠狠撞在一起。

‘嗤嗤……轰——!砰——!’

光束和斩下的刀气直接对轰,立刻激起无数道强大冲击波,防护结界开始来回鼓荡,台下惊呼声一片。

然而这还未结尾,光束崩溃了,但是刀芒的银色暗淡不少,后面紧跟着锋利的刀刃,稳稳斩在盾牌中间。刀气被被崩碎出数十道,摧枯拉朽的波动再次咆哮片刻,黝黑和亮银两种光芒撕扯在一起,把时间彻底隔绝在外。

但几个呼吸之后,云蔷的左手里,台下的惊呼声中,那块盾牌还在,似乎完好无损。

“如何?这件极品灵器叫‘幽灵盾’,现在开始拍卖,起拍价十八块灵石,每次加价不低于两块,请各位道友出价!”

‘啊啊?十八块?’

‘嘶——!东西太好了,也太贵了,好疼!’

‘唉——!看来我的家底还差了些,应该把东西卖掉再进来就好了!’

‘二十块,我出二十块!’

‘二十二块!’

陆寒扭了扭头,同排那个女修声音清脆的举了下手,然后再次不动,但这个价格也没保住位置。

‘二十六块灵石,哼!’

还是陆寒的正前方,依旧那么柔柔的,这俩女的仿佛有仇,小元丹之争才被他捣蛋而落幕,但此女的家底也非常不俗。

“直接三十块好了,还有人跟吗?”

现场尖叫声四起,周围嘘声不断,纷纷站起将目光投向这里,申字十五号上只有陆寒,就是他举了举手。

“这位道友,能把幽灵盾让给我好吗,我……我很快就要渡劫了。”

座位前方,女修有些幽怨的声音导进陆寒耳畔,夹杂着着急和不甘。

“唉!我过几天就得渡劫,都把雷威引下来一次过了,等我渡劫完毕,再转手卖给你好了。”

陆寒差点笑出声,心忖你有了小元丹还不知足,非要将好东西都要收入囊中,想和我抢,门儿都没有!

“哼!不给就算了,没听说还有天劫下不损毁的东西,小气鬼,祝你渡劫不会成功。”

“额……?你也不会嫁出去,很快就变成丑丫头,最终是个老太婆,嘞嘞嘞……!”

这话可是够歹毒的,换别其他人早怒了,修士最大的危险当然是渡劫失败,而此女嘴巴太犀利,当然就地反击!

“我要打死你个混蛋,你你……你等着拍卖会结束,有本事在门口等我。”

那女修噌的站起来,怒气冲冲释放出筑基圆满境的强大威压,随即闪电般收回,她自然知晓拍卖会上不能闹大。

“唉吆!吓坏本姑娘了,好怕怕呢!”

陆寒笑而不语,身旁却有人看不下去了,三个座位以外,清脆的话音里满是不忿的替他回击。

“安静——!还有谁高于三十块灵石的价格?”

云蔷提高了嗓门,她的神色再次发出光彩,似乎这个价格已经远超预料了,但还是有些希冀,然而安静如斯。

“很好!恭喜那位道友,这件幽灵盾追最终属于你,而下一件拍卖品,也是本次拍卖会的倒数第三件,成品小元丹一枚。”

当喧哗已经成为习惯,就让它继续,时间会平息任何东西,明明是掏钱买东西,却像过节一样振奋热闹。

“起拍价二十灵石,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三块,请开始!”

‘啥?要命了,不过也合理哈!’

‘唉!买不起,看热闹吧!’

‘看谁最后得到,老子就不信,能卖到五十块灵石的变态地步。’

‘难说啊,人家都是得到消息有备而来,稍后会你死我活,哼!’

“二十九块!”

轰——!

不按常理出牌,你说气人不,首个出价的就要引爆全场,而且还是来自陆寒右侧,声音清脆尖锐,似乎带着些许傲气。

“我出三十五!”

咦?陆寒一皱眉,并非是因为价格多少,只是这声音来自头顶,那里有一排暖阁,数个单间依次排列。

每个拍卖大厅都有此种设置,只为有身份或者富甲一方的高层配备,保密设置更完善,就连声音都能改变,此刻听到的就像个老太婆叫喊,音质低微却清晰。

“三十八!有本事和本姑娘抢,怕你不成!”

右侧女修还是那么傲娇,陆寒也来了兴趣,这一颗他是要定了,不过先看看这两位演戏。

“本姑娘出四十一块灵石,不过灵石有点欠缺,但是有其他贵重之物抵消。”

似乎感觉两人打架不热闹,前方那个女修,又响起她柔柔的声音,这次换的右手举牌,腕部似乎带着装饰品,叮铃叮铃悦耳动听。

“两位道友别找麻烦,我再加价一次,四十四块!”

暖阁单间里,老太婆的话音已经充满戾气,带着威胁语气碾压住惊呼声,但陆寒知晓这绝逼是个男的,而且岁数不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