桃花院落之中,桃夭站在一边,仔细打量着这个少女。

年龄看起来不过十六岁的大小,姿色极佳,如火般灼热的艳魅与她这个年纪很是不相仿,可是却没有给人任何一种违和之感!

看不出修行。

已经是玉璞境的桃夭,竟然看不出她的修行!这让桃夭心思发紧,这说明这个十六岁的少女至少是仙人境起步。

可是她骨龄明明才不过是十六啊……十六岁的仙人境,这怎么可能……

“算了,不管了,反正这个女孩是来找青竹姐姐和那位姜姑娘的,等她们回来再说吧。”

而且……

看着这个嘟着小嘴仰望着天空的少女,那有些呆萌的模样让自己都恨不得抱在怀里咬一口,怎么看都是无害的啊……

而就在溶烙看着天空发呆,桃夭看着溶烙发呆,院门再次打开,一名雍容华贵的女子缓缓走进。

“青竹姐姐……”

看到青竹回来,桃夭眼眸一亮地跑过去,原本端庄的桃夭像是一个小女孩一般欢欣雀跃。

同样,溶烙也是从空中收回视线,看向青竹,嫣红诱人的樱唇嘴角轻轻勾起。

阳光照进丛林清纯美女清晨逆光写真

“呦,我的天下第一夫人,回来了?”

“青竹姐姐……她是……”桃夭余光看了看溶烙问道。

“一个老朋友,桃夭,你先去忙吧,我和小熔叙叙旧。”

桃夭眼眸流转,再看了看青竹,只见自己的青竹姐姐点了点头,桃夭也不是扭捏的小女孩,欠身一礼后便离开了院子。

“你醒了?”

青竹坐到溶烙的身边,挽起衣袖,为她沏上一杯茶,仿佛对于熔烙的苏醒,青竹一点也不例外。

“嗯。”溶烙点了点头,“话说我那个傻姐姐呢?我可是感应到她在这里。”

“傻姐姐?”青竹眨了眨眼。

“诶?”白皙的手掌从撑着下巴,溶烙看向青竹,“难道青竹你还没有注意到吗?在那一世,我那个傻姐姐是他的师父,现在,她同样是她的师父哦。”

青竹呆萌的表情更是让溶烙起了玩心:“不过那一世,先遇到那个臭家伙的是你,可这一世,先遇到那家伙的可是她,青竹姐姐的正宫之位,怕是要不保了。”

已经是提醒到这个份上,青竹自然知道她指的是谁了。

确实,青竹很是吃惊,但是却不知为何,感觉又在情理之中,因为小枫和她的牵扯,实在是太深太深了。

可是,原本想着能看到青竹柳眉轻皱的溶烙却是失望了。

本以为青竹会如临大敌,可是熔烙只见青竹摇了摇头,好看的眼眉弯起:“原来,是她呀,当年听小枫不停地提起,果然,是一个奇女子呢。”

“你不吃醋?”

“吃啊,为什么不吃。”

青竹像是看纯真的小女一般看着溶烙。

“我可是一个女人,就算再大度,也是会吃醋的,可是,我很感谢她,如果不她的话,在数万年前,我和小枫根本就没有机会再见,甚至我可能在人妖之战中,就自绝身亡了。

而这一世,如果不是她将小临捡回去的话,怕是小临在那一个冬天就出了意外,我更没有机会找到他。

所以,与其是吃醋的话,我对鱼泥,更多的是感谢吧。

而且……”

想起那一天,鱼泥放弃了和小临的一起去极寒洲,反而因为担心自己这个情敌而留了下来,青竹心头不由一暖。

“而且……这样的一个女孩,怪不得小临用尽一切去宠溺,如果当时小枫遇到的先是她,而不是对我有愧,怕不是小枫娶的,也不会是我了。”

“切,就算是那样,我姐姐大傻子也不会嫁给他。”溶烙嘟了嘟小嘴。

青竹夫人也只是一笑:“果然,溶烙也还是没变呢,还是的可爱呢。”

溶烙眨了眨卡姿兰大眼睛:“可爱?什么意思?”

“应该是……可人疼爱,这个词是他创的哦。”

“哼!采花贼!”

“好吧,不只是可爱,还傲娇。”

“什么叫傲娇?”

“傲娇的意思就是……其实你口口声声说着‘臭家伙’,可是你却喜欢着他。”

“谁喜欢他了!我才不会喜欢他呢!他有什么好的!那个臭男人……我……”

像是猫咪炸了毛一般,溶烙站起身娇喊道,脸颊通红。

不过话说到一半,“我”字还在喉咙中,便看到青竹那似笑非笑的样子,溶烙脸颊的绯红一下子就蔓延到了锁骨。

就算是青竹夫人没有明说,溶烙也是知道所谓“傲娇”是什么意思了。

软了下来的少女乖乖坐在石凳上,如一只做错事的小猫一般垂下了耳朵,樱桃小嘴还在轻轻嗫嚅,似乎在说“我才不喜欢他呢……”

“好了,虽然不知道你怎么出来的,但是好好休息吧,我还有些事情呢,到时候和你的姐姐一起来看你。”

青竹笑着起身,离开了院落。

直到青竹离开,还没有说正事,溶烙弯起双腿石凳上。

紧紧抱着自己,溶烙眼眸微晃……经过几番的撩拨,思绪混乱的少女,眼眸渐渐失去了色泽……

“你就是我姐姐的弟子?虽然你不过区区人类,但是以后,姐姐我罩着你了。”

“小枫,别练剑了,走,陪姐姐我去玩,姐姐教你火山爆发,放心,我们找附近没有人的火山。”

“姐姐,都是小枫拉我去玩的,我…….我没忍住…..”(江枫:“……”)

“你个老牛头人!你要是再敢欺负我弟弟!老娘把你的牛鞭扯下来给我弟弟泡茶!”

“小枫,你要走了吗?”

“要杀就杀我,哪里来到的那么多废话!”

红裙女子嘴角流淌着金黄色的鲜血,纤手轻轻抚摸着他的脸颊:“小枫……叫声姐姐来听听……”

“大猪蹄子!记住!是我玩了你!不是你玩了我!”红着娇嫩滴出水的小脸,她踉跄地离开……

“傲娇的意思就是……其实你口口声声说着‘臭家伙’,可是你却喜欢着他。”

少女眼眸逐渐恢复色彩,可是紧紧抱着自己的少女却将脑袋埋入匀称的双腿间。

“我喜欢他吗?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他呀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