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斯内普一见玛卡来,就知道肯定是为了麦格日前提起过的那个“任务”了。然而,他对那些授课以外的破事丝毫不感兴趣,也从来就没打算参与其中。

“不可以。”

就斯内普那不讨喜的性格而言,在周围的人群中玛卡的面子已经算是十分大的了。可面子再大,在涉及某些原则性问题时,他也是绝对不会买账的。

正在这时,上课铃声骤然掠过两人耳畔,在这走廊里回荡了起来。

“我要开始上课了。”

才刚顿了顿脚步的斯内普随口丢下一句话,便继续往前走去,很快就消失在了黑魔法防御术课教室的门口。

“嘭!”

玛卡回过头,看着紧紧关闭的教师们,不由得苦笑了一下。

“到时候怎么说都还有校外人士来参加的,黑魔法防御术又是一大热门学科……算了算了,还是我自己来吧!”

无奈之下,玛卡只得摇了摇头,随即又往布巴吉教授的办公室走去。

说起凯瑞迪布巴吉女士,或许和她出身于赫奇帕奇学院有关,是一位平日里非常温婉低调的教授。

据玛卡所知,她在担任麻瓜研究课教授的同时,还将自己的闲暇时间大部分都献给了维护麻瓜相关利益的各种活动,并在“麻瓜研究学会”中留档过十余份具有相当价值的论文。

少女回忆民国风姿

当然,关于布巴吉教授的事情,这些还都不是让玛卡印象最深的。要说这位教授最令人难以释怀的,还是当属她的悲壮牺牲了。

若是玛卡没有在这个世界出现,那她就会被伏地魔抓去,并在经受一番残酷的拷问折磨之后,当着那些主要食死徒成员的面被索命咒剥夺生的权利。

而今,由于玛卡的存在,那一切令人悲伤的事情显然是不会再发生了。

“笃笃。”

这个时间点,布巴吉教授应该就在自己的办公室里。

“请进吧!门没有锁”

说实在的,玛卡这也是第一次来这间办公室,毕竟当年自己在上三年级时,就没有选修这门对他来说根本没什么用处的学科。

办公室门无声开启,玛卡先朝里头望了一眼,这才往里边走去。

“哦,麦克莱恩先生?你终于想起到我这儿来坐坐了……快,快过来,我刚好煮了一壶奶茶,你可一定要尝尝!”

布巴吉女士今年也有四十多岁了,可或许是因为她那份从不动怒的乐观心态,导致了她的外观年龄明显要比实际情况年轻不少。

要说起霍格沃兹的教职工里那位更平易近人一些,除了“拿谁都当自家亲人来看待”的斯普劳特教授以外,大概也就数她最容易接近了。

“谢谢,那就麻烦你了。”

玛卡顺着她的好意往身旁的小桌子边一坐,趁着对方去壁炉边倒奶茶的功夫,往四周缓缓打量了起来。

之前也曾说过,几乎每一位教授的办公室都有一种独特的个人风格。而像这位热衷于麻瓜研究学的布巴吉教授,她的办公室里就很明显地多了许多和麻瓜有关的物件。

就比如,在那张整洁的办公桌上就搁着两架小巧精致的飞机模型,模型的旁边还放着几本有关飞机制造的科普书籍。

又比如,玛卡在墙上的某个角落发现了很多有关赛鸽运动的宣传资料。虽说这项运动近年来骤然降温,但是以它在麻瓜世界那曾经的火热程度来说,也算是堪称经典了。

而再比如……

“我去……不是吧?”

正慢慢移动着自己的视线,优哉游哉地往一旁的书架上看去时,一块看起来像是砖头模样的白色机器顿时吸引住了他部的注意力。

“ga、ga boy1?掌机?”

玛卡的嘴已经被吓歪了。

他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居然会在霍格沃兹见到一只掌上游戏机……虽说他在来这办公室以前,就已经做好了某些心理准备了,以为自己会在这里发现一些与麻瓜世界紧密相关的“老东西”。

然而,那方崭新的掌机却告诉他,先前他所做的准备根本就毫无意义。

“‘游戏男孩(ga boy)’?噢,你是说那个麻瓜小机器?”布巴吉左右开弓端着两杯奶茶来到了玛卡这边,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,“那是我一个日本魔法所的笔友寄给我的,他说这是个好东西……”

“只可惜,后来她就再没给我回过信,我也一直都没弄明白该怎么启动它。”

她一边说着,一边将其中一杯奶茶递到了玛卡手里,并补充道:

“……我去外面尝试过好几次,除了会亮起一个红点和出现一行字母以外,其他什么都没有发生。”

“是吗?”玛卡表情微妙地点了点头,“这……还真是叫人惋惜。”

挤出一脸遗憾表情的同时,玛卡将那几乎都快冒到嗓子眼的吐槽都给压了回去。可他实际上却很想告诉对方没有卡带的话当然就只有一行字啦!

看来,至少对于电池的概念,布巴吉还是多少有点了解的。

他没有再说什么,只是端起茶杯来轻轻喝了一口杯中的奶茶,香滑的口感在口腔中四散舒展开来,略微冲淡了他脑子里的一大堆惊叹号。

“等眼前的事情都解决了,或许可以去亚洲看看,那可比老呆在这里有意思多了。”

这么一想,玛卡也禁不住微微叹了口气。

“对了,布巴吉教授,关于麦格教授交代给我们的任务……你这边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?”

将某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暂且搁置一边,玛卡将此来的正题搬了出来。

“帮忙吗……”布巴吉女士想了想道,“麦克莱恩先生,我记得你是一位麻瓜出身的巫师吧?”

“对,没错!”玛卡颔首回答道。

“那就好!”她立刻解释道,“我想你应该知道的,我是一个混血,从小又是一直在魔法界长大的。即使我对麻瓜世界做过很多调查,也很难让自己更加主观地去感受其中的真实性。”

说到这儿,布巴吉摊了摊手道问:

“所以,你能帮我瞧瞧我的一些准备有问题吗?我想知道它们在麻瓜世界里会不会显得有些奇怪。”

“当然可以,”玛卡欣然道,“请说吧!我就是为这来的!”

见玛卡这么爽快地同意了,布巴吉女士当即高兴地表示了感谢,紧接着就往不远处靠在墙边的一个橱柜快步走去。

没过多久,她就从里面抽出了一卷相当大的羊皮纸,踏着轻快地步伐再次来到了玛卡的面前。

“你先看看这个,我准备以它为主题,给大家制造一个惊喜!”布巴吉欢快地说道,“其实这是我自己的一个研究课题,我为此已经耗费了好几年的时间了……只不过,说真的,这个大家伙实在是太复杂了,我有很多东西都还没能弄明白。”

玛卡闻言,将茶杯先往小桌子上放了放,然后伸手将那足有3英尺长的羊皮纸卷给接了过来。

可当他把系在纸卷上的绸带解下来,跟着将其展开一看,刚刚好不容易才平复下来的情绪又再一次激起了千重巨浪。

今日,怕是他在找回情感之后第一次如此频繁地产生情绪波动了!

“这……”玛卡倏然抬起头,用一副再也难以抑制的诡异语调开口道,“布巴吉教授,我认为,只要您继续坚持您的研究,就定然可以成为当代魔法界的改革先锋!”

他到现在才发现,自己这些年,怕是无意识地忽略了一位潜在的“传奇”。

……

宾斯教授现在很困扰,因为他的主意被中午跑来询问的玛卡以“完没有新意”为由给委婉地否决了。

可是,不管搞什么活动,魔法史这门学科又能折腾出个什么“新意”来?

他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飘来飘去,半透明的身子在办公桌里来回穿行,然而他却对此一无所觉。

这位霍格沃兹唯一的幽灵教授其实早就不需要什么办公室了,毕竟他什么都触碰不到。但是因为小精灵们的勤于打扫,这地方仍旧保持着他当年去世那一天的模样,几乎就没有过什么变化。

“嗯,魔法史……‘新意’……”

这么多年来,老宾斯除了上课时间将装在脑瓜里的大把回忆碎碎念出来以外,就再没琢磨过其他的事情了。也就是身为校长的麦格教授发了话,要不然他是根本就不乐意去琢磨这种东西的。

比起斯内普来,这位幽灵教授虽然少了几分对权势的渴望,却在脾气的糟糕程度上面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想他生前其实还是一个暴脾气,在四大创始人那会儿就是出了名的善辩,是那种典型的“用口水淹死你”的高战斗力学者。

若不是因为时至今日已然度过了太过漫长的岁月,他也不会想现在这般兢兢业业、却又默默无闻。

“要不然,就把那些老东西拿出来凑个数吧……”

老宾斯仿佛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,兀自点了点头,便扭头就往右手边的墙壁上飘了过去,接着就一头钻进墙里离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