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秦苏!”

“有没有欺负我妹妹!”

柳慕白咬牙,目光冷冷的盯着秦苏,声音从牙缝中挤了出来。

其余妖夜宗弟子见状,更是将秦苏包围,一个个同仇敌忾,显然没有因为他是北寒尊的弟子,就将他当成自己人看待。

“师侄,见到师叔难道不拜见吗!”

秦苏冷哼,不由看着柳慕白等人,冷然开口道。

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北寒尊的弟子,那么对于这个身份,他自然不会浪费。

“!”

柳慕白脸色通红,他本来还想着如何报复秦苏,可哪里想到一见面,秦苏就来了这么一句。

他的年纪,比秦苏还要大上几岁,怎么可能喊他师叔。

“秦苏!”

爱没有如果爱也有失落

“太看得起自己了!”

“别以为长老收为弟子,就真的是妖夜宗的人了!”众多弟子怒吼,一个个声音冷冽。

在他们眼中,秦苏不过是他们的一枚棋子。

如果没有众人在关注,他们早恨不得直接出手,将秦苏当场废掉了。

“哦?”

秦苏长长哦了一声,冷冷道:“妖夜宗都这般没有规矩么!”

“真是反了们了!”

这番话语,秦苏说的一气呵成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,他真的是妖夜宗的某位高层不成。

“啊……”

这一下,不止几人被镇住了,就连周围的不少人,也都纷纷愣在了原处,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秦苏。

至于柳慕白,则牙关都在摩擦,显然他极力的在克制自己。

甚至,刚刚冲过来的柳菲,也愣在了原地。

这秦苏,也太嚣张了吧?

别说他现在的身份,就算是真正的妖夜宗弟子,且被长老收为弟子,也不敢对众人如此狂妄啊!

别说弟子了,就算是宗门里的长老,也没有这般狂妄啊!

“还没触碰到底线?”

秦苏见到众人的反应,他不仅没有后怕,反而十分的冷静。

因为,他一直在暗中观察北寒尊的神色,虽然他脸色有些不好看,但却没有开口阻止,这也就是说,他这么做完全在妖夜宗的底线之内。

当然,他并非是想要卖弄身份,只是想试一试北寒尊那里的底线罢了。

“咳咳。”

秦苏干咳一声,冷冷道:“怎么,们有什么意见吗!”

这一问,倒是把柳慕白几人给问住了,纷纷不知道如何开口。

“秦苏!”

这时,柳菲忍不住了,当下她身影一晃,出现在柳慕白身前,瞪着秦苏道:“我这就请求长老,给我等着!”

“哼!”

说完,她直接冲向北寒尊哪里。

“觉醒凤凰真火了?”

柳菲还未开口,北寒尊眼前一亮,不由神色惊奇道。

于此同时,他眸中有精光闪烁,仿佛能够看透她的身体一般。

“嗯,弟子昨夜突然觉醒,现在实力已经不再那秦苏之下!”柳菲恭声开口,心中微微有些得意。

“好!”

“能觉醒真火,便代表着拥有无限可能,等此行结束,我便会助冲击阴阳境!”

北寒尊满意的点点头,露出一丝欣赏之色,至于柳菲是如何觉醒的,他却是没有追问。

“想说什么我都知道。”

没等柳菲开口请求,北寒尊轻手一挥,暗中传音道:“他现在对我有大用,们没必要与其争斗!”

“他想要干什么,们不与理会就是,一个将死之人蹦跶几天,就随他去吧!”

“等到进入十万里禁地,他失去所有价值的时候,是杀是废,随便们处置!”

话音落下,北寒尊大手一挥,直接将几人带上金鹏。

至于秦苏这里,则被北寒尊留在了身边,显然不想看他和众多弟子发生争斗。

随着三大宗门离开,荒人族同样没有迟疑,纷纷迈开大步。

“咚咚咚!”

每一步落下,半个皇城都地动山摇,仿佛一座座山峰行走一般。

“孩儿们,不能让他们抢了先!”

荒人族老者大吼一声,当下双手猛然朝虚空一撕,瞬间一道虚空裂缝被撕裂,身影直接跨入进其中。

其他荒人族修士,同样接连跨入,就这样从众人眼前消失不见。

“不见了??”

皇城之中,无数人张大了嘴巴,对于这种手段,他们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,一个个惊的下巴都掉了下来。

这荒人族老者,也太恐怖了,竟然徒手撕裂虚空而行?

随着各大宗门离开,楚国之中也有不少势力跟随。

这其中包括皇族,公孙家族,徐家,姜家,飘雪楼,鸿宝阁,四大学院等等,皆有强者前往。

甚至,如同孟家,欧阳这种家族,也有强者前去。

只不过,相比于荒域势力,楚国强者的人数,自然没有那么多,但每一个都是羽化境界,甚至阴阳境也有不少。

“轰轰轰!”

这一天,所有楚国修士都能看到。

无数道强大的身影,从虚空之上破行而过,有的驾驭法宝,有的脚踏异兽,有的虚空而行,犹如蝗虫压境。

所过之处,下方城中无数修士纷纷胆寒。

断月城!

位于楚国中部,紧邻楚国皇城。

“啊!!天啊!”

“发生了什么,难道末日要来了吗!”

“好强大的气息,那是阴阳境大能!”

“怎么可能有这么多修士!”

这一刻,断月城中,街道之上无数修士狂吼,纷纷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断月城的几大家族,也在第一时间冲了出来,可当看到这恐怖的景象时,纷纷吓的掉头逃窜,连大气都没敢喘。

“有意思,好久没有这么热闹了!”

“应该不止这些,暗中还有……”

于此同时,断月城中,一座热闹的酒楼之中,一道年轻身影缓缓靠着楼窗,仰头看着天空一笑。

这年轻身影十分年轻,看起来约莫十六七岁,但却给人一股神秘之感。

他面容俊秀,穿得却是破破烂烂,好似一个小乞丐。

“喂,臭小子,该付酒钱了!”

一个掌柜模样的胖子走了过来,冲着小乞丐呵斥道。

“扑通!”

小乞丐看了胖掌柜一眼,露出白皙的牙齿,两只眼睛弯成了月牙。只听扑通一声,他手中的酒杯砸落在酒桌上,整个人凭空消失不见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