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他来了?”

贺兰羽望着门外,脸上带着几分的焦急。

秦宁没有说话。

一直等到门外传来敲门声。

“要开门吗?”贺兰羽问道。

秦宁白了她一眼,道:“脑子瓦特了?人家打上门来,开什么门?”

贺兰羽把头扭到一旁。

大敌当前。

她不太想和秦宁内讧。

另外又是怀疑李老道到底是怎么揣摩秦宁心思的。

门被敲的不停。

砰砰声响接连不断。

寂寞空房里纯美女郎一场绽放

秦宁晃了晃脑袋,道:“少跟我装神弄鬼!”

只一声喝。

如雷霆般。

门外的敲门声骤然停止。

秦宁冷笑了一声,道:“司徒哲,有什么尽量的全都用出来吧!”

他刚说完。

门窗的缝隙内忽然涌入一道道黑烟。

这些黑烟如被操纵一般,不断在大厅内翻滚,只一会儿的功夫便是汇聚在一起,化为一条黑龙,那双眸如火红灯笼一般,直勾勾的盯着秦宁,秦宁晃了晃脖子,起身走上前两步,在这黑龙面前,看起来多少有些渺小,但是气势之上却是浑然不输一分一毫,只冷声道:“这点障眼法觉得对我有用吗?”

黑龙大嘴一张。

随后直接扑向了秦宁。

秦宁脚下一动。

步罡踏斗。

气势节节攀升,只待七步后,一拳轰出,正向着那龙头而去。

轰隆隆声响不停。

秦宁退了数步方才是稳住身形,而那黑烟所化的黑龙却是不断消散,待最后穿着黑色道袍,一脸妖异的司徒这翩然而落,他手持一把黑色短剑,望着秦宁,道:“我一直不想与为敌。”

“哈。”

秦宁掏出银色小刀来,道:“卦金我收了,这事我还真要管一管。”

司徒哲眯了眯眼睛。

望着秦宁手中的银色小刀,似乎有些许的忌惮之意。

“既然如此,我便手底下见真章吧!”司徒哲冷声道。

秦宁还没说话。

贺兰羽却是娇喝了一声:“还我家人命来!”

她疯一般的冲了上去。

秦宁想拦都没机会拦着,只骂了一句娘希匹。

面对冲上来的贺兰羽,司徒哲脸上没有任何的波动,似乎对于屠杀了贺兰羽全家上下老小这种事,也没什么觉得特别的,只手中短剑一摆,贺兰羽好似受到了无形的束缚一般,站在原地一动不动,任凭那剑锋直取其首级,秦宁迅速上前去,银色小刀虽然小巧,但也准确无误的挑在了司徒哲手中短剑之上,随后一把将贺兰羽拽到身后,道:“杀了她全家,还想断了贺兰一族的传承吗?”

“任何事物都均会在时光中消散,只不过早晚罢了。”司徒哲轻轻抚摸着手中短剑,脸上妖异之色更甚,轻声道:“唯有得永生,方能超脱。”

秦宁淬了口唾沫,道:“我呸,古往今来多少人死在求长生的路上,以为是谁?”

司徒哲淡淡的说道:“连争的心都没有,就没有资格谈及此事。”

“呵!”

秦宁嗤笑了一声,道:“长生不老的把戏我八岁都不玩了,少跟我在这里装。”

贺兰羽依旧有些激动。

被秦宁拽着,但还一个劲的想要和司徒哲拼命。

秦宁瞪了她一眼,道:“老老实实呆着!”

说罢。

他先是冲上前去。

不给司徒哲别的机会。

司徒哲的身手还是不错的,但是身负重伤的他,要在拳脚刀枪上,还真赢不过秦宁,秦宁也是认准了这一点,不给司徒哲施展道术的机会,不然这个曾经道门天骄的手段一准让人防不胜防。

两人打斗之时。

后院围墙之上。

林敬和骆王带着一伙人却是越上了墙头。

望着四四方方的院子,骆王双眼扫来扫去,而后拿出罗盘来,道:“是青木双水格局,此局可以建两间密室,我等分头行动,先…”

他的话刚说到这里。

旁边一间屋的屋门忽然打开,但见一脸禁欲系的方莱缓缓走出,他扫了一眼围墙上一众人,冷声道:“滚!”

“找死!”

这伙人之前法器被秦宁毁去,一个个都都是憋着一肚子火气呢。

虽然不能把秦宁怎么着,但是这随便冒出来的一个家伙都如此张狂,他们自然是气急败坏。

一个个的跳下墙头。

骆王想拦都没拦住。

尤其是林敬,一马当先,双手一阵张牙舞爪,挥舞见就要施展幻术。

方莱冷笑一声。

对林家的人他是没任何好感的。

而且方家和林家也一直都是敌对关系,林家一直以幻术在外为非作歹,导致幻术师在外的名声并不是多好,方家也没少出手阻止林家人作乱,挽救幻术师的名誉,这斗来斗去的也都延续了数百年,所以仇恨还真不是一句两句能说的清楚的。

“雕虫小技。”

方莱冷笑了一声。

只打了个响指。

林敬等一行人骇然发现四周的环境瞬间转变,变的炎热不已,在向四周看去,却发现周围已经被岩浆包围,那滚烫的岩浆不用任何怀疑,沾上一点都恐怕会疼的死去活来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几人环顾四周,眼瞅着岩浆不断蔓延而来,急忙收缩,同时一个个的也都看向林敬。

毕竟这肯定是幻术没跑了。

而林敬作为己方中唯一一个的幻术师,自然要在这时候担起大任的。

“他妈的都看我干什么?”

林敬心中破口大骂。

鬼他娘的知道这是哪门子的幻术。

“林敬。”

骆王这时道:“的幻术造诣极高,快快破了这道幻术。”

林敬死死的盯着四周。

只是他看不出一丁点破绽来。

那燥热的空气不断吸入肺部,没一会儿的功夫,他就已经满头大汗了。

“这不可能的!”林敬眼珠子乱转,呢喃道:“这绝对不可能!”

“在叨叨什么,快点的啊。”

周围几人焦急的催促道。

这岩浆都快蔓延到脚边了,在下去不得烧死?

林敬气急骂道:“别他妈催我!”

随后。

他掏出一柄奇形怪状的武器,武器上挂满了铃铛,摇晃中,就是叮铃铃的响动不停,他嘴中念念有词,那武器上挂着的铃铛晃动的更加激烈,隐约间可以看到一道道微弱的声波在不断蔓延,只是这些声波在触碰到岩浆之后,瞬间消散无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