场面之上,气氛一度极为的紧张。

寒雪宗的嫡传弟子们皆是拔剑挡在了江临的面前,不让江临追上去,释放的剑气让所有人都敢感到心惊。

此时的入门试炼已经是结束。

虽然只有百余人进入了寒雪剑宗,大多人都落榜了,但是他们却好像没有什么落榜后的伤心失落。

相反的,在他们的眼中,看到更多的竟然是兴奋和紧张,仿佛是忘记了他们是来参加入门试炼的事情。

没办法!刺激啊!

对于大多数修士来说,寒雪宗的入门试炼,他们本来就不抱有太大的希望。

毕竟这可是极寒洲第一的宗门,就算是普通宗门的真传弟子,放在寒雪宗,估计也就是只有外门弟子的份,自己来这里,无非就是来碰碰机缘而已。

而机缘这种东西,是不能够强求的,否则也不叫做机缘了。

机缘,得之我运,失之我命,大不了后年再来嘛。

可是现在,极寒洲的嫡传弟子们与后浪榜第一的江临对峙!

剑拔弩张!仿佛下一刻就要打起来。

粉裙女郎的私生活时光

这种事情可是不常见的啊!

何止是不常见啊!

这简直是千年难得一回啊!

而自己就能看现场直播,这简直是不要太赚了好伐!

雪山脚下,当江临手握初雪长剑的那一刻,天地间剑气为之一变,这还是江临没有释放剑气的结果!

而看到江临拔剑,苟帝真他们直接释放更强剑气。

强烈的剑气以他们为中心释放而开!

方圆百里,雪兔将脑袋埋入雪中,雪狼倒在地上,露出肚皮,如同二哈吐舌,还有那冰原雪巨人直接拔起一棵大树往自己的鼻子上插,装成雪人。

在场的数万修士,感觉呼吸都难以正常,就像是无数把手术刀流动在空气中,只要你一动或者是呼吸,将把你割裂地遍体鳞伤……

江临摇了摇头,心中不由一叹。

其实他本不想和寒雪宗有什么冲突的,毕竟是自己有求于人。

但是对方莫名其妙对自己敌意万分,自己也不能退缩啊,虽然说自己确实有错在先,一不小心把萧姑娘给扑倒了……

不过仔细一想? 也是自己和萧姑娘的事情? 你们虽为同门,可是人家还没说什么? 你们也管的太宽了吧……

而且再看到自己除了黑姬和秦玲之外? 陈兄他们满头大汗,甚至呼吸极为苦难的模样……

江临深深呼吸了一口气? 刹那间,以江临为中心? 一道冰寒剑气如涟漪般迅速扩散? 所及之处,苟帝真等人的剑气尽数被驱散!

剑气逆转,寒霜覆雪,浓烈而又透彻的剑气之下? 剑寒山山峰? 数万把长剑发出兴奋的剑鸣。

一时之间,甚至风雪飞扬,雪山之上的残云席卷卷动。

剑气的更换让所有人措不及防,除却江临身后的他们,所有人仿佛看到一名身穿雪装的清纯少女在跳动着俏皮轻悦的舞蹈? 可是每一次的舞动,他们的意识都丧失一分。

让人心甘情愿的沉沦? 甚至是沉眠……

“贵宗多有得罪之处,还请江师侄见谅。”

一道法音传荡而开!

将江临的剑气才是有些小不舒服的缓缓消退。

于此同时? 寒雪宗苟帝真他们皆是喉咙一甜,不过却还是强行将其咽下? 任由铁锈味蔓延口腔!

醒来的他们才发现? 他们的体温已经降低到一种不可思议的地步? 甚至血液开始停止流动,皮肤覆盖着一层寒霜淡雪。

苟帝真等人看着江临,始终难以置信!

这个男人的剑气怎么会如此夸张?

在天空的不远处,寒雪宗的真传女弟子们更是暗自称奇。

境界低下的修士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只是知道是寒雪宗的一名老者击散了江临的剑气!

可是实际上,这剑气并不是自家宗主驱散的,而是一种请求,只不过对方同意了自家宗主的请求而已。

自家宗主不过是将苟帝真他们从冰渊中拉出来,可是就算是拉出,那位江临也是给了对方一个下马威,让他们受了不小但是也不算太重的伤,算是给予警告了。

一时间,寒雪宗嫡传女弟子们看着江临美目连连。

她们不仅是不同情自家的同门,反而是想着如何能够与江临扯上关系,结为道侣!

寒雪宗的名声在外确实不错,可是在内确实也奇怪。

等级森严,鼓励各自结派形成势力,强者为尊,而弱者在寒雪宗除了受到宗规最基本的保护外,很难有再多的权力。

这是寒雪宗开宗以来的规矩,当江临了解到的时候,甚至怀疑寒雪宗的开宗鼻祖是在养蛊。

不过,带来好处也是极为明显的,那就是寒雪宗的修士,基本上没有几个是温室的花朵。

“梧桐州日月教江临,见过前辈,有失礼之处,还请见谅。”

江临对着老者抱剑一礼。

其实江临释放剑气,不过是想要给个下马威,但是初雪却心情不太舒服,自行加强了剑气。

甚至让苟帝真他们有重伤得风险,乃至于江临想要给这个前辈一点面子收回剑气的时候,初雪也是不舒服的冷哼一声,干脆给他们造成了伤势。

“不,是我们寒雪宗有失待客之道了。”寒雪宗宗主也是回礼,细细打量着江临,“果然英雄出少年,盛名之下无虚士。”

“前辈过誉了。”

“若是江小师侄不嫌弃,可到宗门一坐,相信师侄和雪梨有些许误会,但会解开的。”

说道此处,寒雪宗宗主看向了天空另一边,江临顺着老者目光看去,感受到那一道熟悉的剑气一闪而逝。

当苟帝真他们释放剑气之时,萧雪梨便赶回。

对于少女来说,虽然自己“不喜欢”那大猪蹄子,但是别人也绝对别想欺负那个大猪蹄子!

不过看到江临无事,且展现出惊人的剑气,萧雪梨才没有上前,毕竟自己也是有尊严的!

虽然最后还是被发现了……

看着江临没有应答,寒雪宗宗主再笑道:“贵教方若姑娘正在寒雪宗做客,我想,江师侄是否认识。”

“方若姐?!”